假的我

父辈的家

离开了这片天空

何以为家 又何以慰藉

但 这是心的方向